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业界焦点 > 财经焦点
麻辣财经:心脏支架,为何大幅降价?
http://www.cteo.com.cn 城经网 时间:11-21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麻辣财经:心脏支架,为何大幅降价?

  李红梅

  2020年11月5日,是国家组织心脏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开标的日子。离开标时间还有两小时,很多企业代表已经在会场外焦急地等待。

  对价格高昂的高值医用耗材进行国家级集中带量采购,这在我国还是首次。

  在这次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开标中,多年来位居高价位的心脏支架,出现了大幅降价,从均价1.3万元降至700元左右,降幅超过90%!

  我国每年约有100万冠心病患者植入心脏支架,预计明年1月,患者就能用上中选的心脏支架。据测算,到那时职工医保、居民医保患者植入支架,个人自付费用将降至2500元以下。

  过去,全国心脏支架的费用负担,一年超过150亿元。这次从1.3万元降到700元后,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资金109亿元。

  这么大的降幅,实在出乎人们预料。消息一出,立刻引发社会关注和热议。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意味着从心脏支架开始,高值医用耗材的暴利现象将被终结!

  那么,在集中带量采购之前,心脏支架为何价格虚高?心脏支架的水分,是如何被挤掉的?支架价格大幅下降后,质量会不会也下降?针对大家关注的这些热点问题,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一起为您揭开这背后的“秘密”。

  一问:心脏支架价格,“水分”到底有多大?

  从心脏支架问世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

  20多年前,我国患者用的心脏支架一直依靠进口,价格奇高无比。再加上手术时辅助材料、检查费用,装一个支架就像买一辆小汽车。

  1999年,我国终于生产出了自己的心脏支架,价格有所下降。但进口的支架单价仍要两三万元,加上很多患者不只放一个支架,心脏支架仍显得高不可攀。

  但是,请注意:心脏支架的高价不是“生产”出来的,而是过度推广、营销出来的。

  在我国,心脏支架等高值医用耗材采用代理制,代理也分层级,通过挂网或是招标进入医院,用到患者身上。中间流通环节比较长,层层加价后,患者使用价与出厂价相差巨大。

  从一些上市公司财报分析,一个冠脉支架成本不到五六百元,出厂价两三千元,最后到患者身上,价格已经达到上万元。这里面价格的“水分”,主要来自中间流通环节层层加价,导致价格不断被推高。

  近年来,相继曝光的一些医疗领域腐败案件,揭示出一条流通环节“利益链”:有医院某科室按照国内耗材30%、进口耗材25%、关节脊柱类耗材20%、创伤类耗材30%的比例,多次账外非法收受供货商回扣,这些水分最终都由患者与医保基金来负担。

  对于医院来说,在医疗服务价格仍未调整到位的情况下,新技术价格成为弥补医疗服务价格扭曲的补偿渠道。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中,一些厂家、经销商不惜通过回扣的方式把产品卖到医院,而公立医院“以药补医”机制,导致价格越高的产品卖得越好。于是,心脏支架价格虚高成为顽疾。

  不仅是心脏支架,其它高值医用耗材价格往往都比较高。从出厂、各层级代理商、物流配送到医院采购、使用,经过的环节越多,中间费用就越高,价格也越高。

  二问:价格虚高的“水分”,是怎么被挤掉的?

  从去年4月到今年11月,国家医保局开展了大量调研和市场分析。

  工作人员在前期调研中发现,我国药物洗脱支架的价格,高于国际上其他国家水平。一些国家在没有开展集中采购的情况下,相同品牌的支架价格也就是2000元左右,开展带量集中采购的价格降低到1000元,甚至更低。

  经过长达30多年的临床使用,心脏支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国产、进口产品在质量上几乎没有太大差异。按照市场规律,这种技术成熟、竞争充分的产品价格会逐步下降。然而,心脏支架由于销售模式的原因,过于依赖推广、营销,中间环节费用占了大头,导致出厂价与患者使用价之间相差巨大。

  “集中带量采购不是一个单独的政策,而是一个机制。它由国家组织,医保、卫生、质监等多部门共同发力。”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说。

  这个机制包括,全程加强质监,医保预算结余医院留用,考核医院用量,企业被发现回扣案件将影响集采,确保集采中选价格落到实地,让百姓真正用上优质优价的产品。同时,倒逼医药行业自我革新,砍掉不合理的流通成本,重心转向研发和创新。

  在此次集采中,一款药物涂层支架系统(雷帕霉素),报出了469元的全场最低价。这款产品以前挂网价格为13300元,2017年底才获批上市。如此先进的产品为何愿意从万元以上降至469元?

  对此,蓝帆医疗集团负责人称,集采明确市场用量有很大吸引力,医院需求采购量达到10万条,中标后还将得到不少于剩余量的10%,预计市场用量还将看涨。再加上医保预付货款、缩短结算周期、确保医院使用等配套政策,给了企业明确预期。

  国家医保研究院副院长应亚珍说,这就是集中带量采购的市场引导作用,降下了价格,也让企业有了明确的预期。

  “过去在招标进医院、使用、回款等环节,是相互脱节的。实际上,过去这些环节形成了堵点,每一个堵点其实就是一个寻租点。现在,通过集采这些堵点全部打通了,就置换出了这么一个降价的空间。”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副司长丁一磊说。

  “高值医用耗材领域的价格虚高,比药品领域还要更严重。心脏支架平均价格下降93%,说明这里面的水分原来没怎么挤过,所以一挤的话就比较充沛。” 钟东波说,这样一个结果也表明,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集中带量采购改革方向是完全正确的,从集采改革中可以看到我们党推进改革的决心,看到我们国家的制度优势,以及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价值取向。

  三问:心脏支架降价后,质量会不会下降?

  “集采不仅要把价格降下来,还要推动临床使用支架提高质量。因为医保的目的不是省钱,而是给老百姓更好的保障,更有效果的保障。” 钟东波介绍,对高值耗材集采定了一个基本原则,叫“一品一策”。

  “一品一策”,就是为了确保入选的产品质量。在心脏支架集采中,按注册证来招采,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并由医疗机构自主报需求量。“相对于药品集采来说,这是心脏支架集采的一个创新点,保证了中选产品适合临床需求,确保了产品的质量。”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常峰这样评价。

  “这次集采常用的前10名冠脉支架中,有7个中选了,这些产品是医院常用的主流产品,不存在适应替代产品的问题。”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杨伟宪说,中选产品多数已使用5年以上,部分使用时长超过10年,安全性和有效性已经过临床验证。

  但也有人担心,这些产品原来价格高的时候,质量是可靠的;现在价格降下来了,企业在生产的时候会不会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对此,专家介绍,按照国家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冠脉支架是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所有产品原材料、生产工艺都是要报国家药监局批准的。而且每个支架都有唯一识别号,所有产品全程可追溯。如果企业未经批准擅自调整原材料和生产工艺,那就是违背国家的法律和监管要求,将会受到相应的查处。

  11月11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加强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选冠脉支架质量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强监管,保证集中带量采购冠脉支架的质量安全。企业要建立健全冠脉支架产品追溯体系,切实做好产品召回、追踪追溯有关工作。各地药品监管部门每年要对中选企业至少进行一次全项目监督检查,并加强对冠脉支架产品的不良事件监测工作。

  四问:心脏支架大幅降价,医院会不会“这头降那头升”?

  也有不少人担心,心脏支架大幅度降价,会不会影响医院的收入?医院会不会“这头降那头升”,抬高手术费用和其他费用?

  “2019年之后,我们已经全面实行耗材的零加成政策,也就是说耗材价格平进平出,耗材降价对医疗机构的经济利益没有任何损害。” 钟东波说,各地在取消加成政策的时候,同步调整了医疗服务价格,医疗机构的成本和技术劳务价值,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得到体现。

  同时,配套医保支付改革、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药品流通体制改革,以及公立医院薪酬制度、补偿机制改革等,也将有效防止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现象,推动实现合理诊疗,合理使用药品、耗材。

  天津市胸科医院一年的心脏支架使用量,在全国排第四。院长郭志刚认为,心脏支架价格下降对医院来说,不仅收入没有影响,还能提升医院形象,增加患者信任度,改善医患关系。

  也有专家建议,各地应利用集采结果执行的空间和契机,配套推进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医院补偿机制改革等,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更好地保障集采结果落地。

  网上有传言说,做一个支架手术,手术费只需300元。这是真的吗?

  “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现在做冠脉支架植入至少要收3个收费项目,第一个是冠脉造影,第二个是球囊扩充,第三个是置放支架。这三个价格项目以北京为例,冠脉造影1000元,球囊扩张1350元,置放支架3300元,合计至少5650元,还没有包括其他检查诊疗费用。” 钟东波表示。

  五问:由高价变“平价”,企业还有研发的动力吗?

  心脏支架降到这么低的价格,对于企业来说还有利可图吗?

  对此,丁一磊解释说,从国际上看,有一些国家在没有开展国家组织集中采购的情况下,相同品牌的支架价格也就是2000元左右。开展了带量集中采购的价格,已经降低到1000元,甚至更低一点的水平。

  因为此次集中带量采购,是集中了全国31个省2408家医院的支架用量,规模效应可以使企业降低成本。

  比如,一个企业的过去的销售量只是1万只支架,这次中选以后能达到10万只,那么前期的一些这些投入其实是可以摊销的。此外,医保部门也主动作为,采取预付款项,给企业直接结算款项等方式,来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

  “有支架企业反映,企业一年以后才能回款的情况,差不多要占50%。如果一个款项被占用一年,生产企业再到资本市场上去贷款,成本肯定是明显增加。如果能够帮助企业及时回款、加快资金周转,那么产品也会有一定降价空间。”丁一磊说。

  没有了暴利,企业还有没有创新的动力?

  “创新是基于一定的合理的机制之下,通过市场竞争逼出来的。只有真正的创新产品,市场会给予他较高的溢价。但是,已经是比较大众化的产品,工业化的产品,在世界市场上已经销售了20多年、十几年的产品,那么其实它应当回归到社会平均的利润水平上来。” 丁一磊说。

  如果我们是通过一些不合理的机制,或者说一些希望通过政府保护的方式,维护已经不具备创新性产品的高利润,反而是对真正创新产品一个负向的激励。“所以我的看法,创新是逼出来的,创新是市场竞争出来的,不是保护出来的。” 丁一磊说。

  “这次降价的幅度很大,但降价之后的价格,跟企业实际出厂价差别并不大。企业依然有可观的收入,尤其在将来市场扩大之后。更重要的是,整个行业生态重塑之后,大家对未来更有明确预期,更敢下决心去投入研发和创新活动。”钟东波表示。

  六问:其它高值耗材集中采购,什么时候“安排上”?

  大幅降价的心脏支架,患者明年1月份就能用上了。还有很多人关心,其他的高值耗材集中采购是怎么安排的呢?会是什么品种、在什么时间开始?

  钟东波透露,我国将总结冠脉支架集采的好经验,着手筛选使用量较大、价格较高、虚高水分较严重、群众关注较多的产品,作为下一个集中带量采购的品种。按照一品一策的办法,做好充分的技术分析、市场调研、专家论证,制定适合的集采规则。预计成熟一个开展一个,将采购金额占比较高、又适合集采的主要品种逐步纳入集中采购,让群众用上质量更高、价格较低的产品。

  至于下一个集采品种是啥,哪一个品种先完成准备工作,可能就先开展哪个吧。未来集采,值得期待!

关键词:支架,价格,心脏,产品,采购,医院,一个,企业,集中,耗材,国家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编辑: 城经小编  
免责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城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精彩图片
 产业经济
 特别推荐
 财经焦点
 视频天下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