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评论
印尼非法烧林 是谁点的火?
http://www.cteo.com.cn  时间:07-05  城经网 

杨婕 绿色和平

从6月18至6月末,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均遭受了自1997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空气污染。在新加坡,空气污染指数超出了400(当空气污染指数在300以上便属重度污染);而马来西亚的两个地区礼让(ledang) 和麻坡(Muar) 更遭受了指数高达750的空气污染。此次环境危机爆发,是由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的大火产生大量烟尘雾霾所致。油棕行业运用非法烧林方式清除雨林,从而进行棕榈油种植园的大肆开发。这一种完全忽略生态环境的种植模式,直接威胁到印尼周边国家的空气质量安全。

印尼作为此起空气污染源,指责大火是由部分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企业引起。 所以,责任在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而被雾霾呛到恐慌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强调,印尼政府没有针对在该国屡屡发生的非法烧林的行为进行严格的管控及相应的惩罚措施,才导致放火烧林的行为如此猖獗。出于各国压力,印尼政府于上周采取了人工造雨的方式灭火,火势才得到一定的控制,最“呛”的日子对于印尼的周边国家而言,看似过去了。这场“谁来负责”的游戏却仍未结束。与其互相推脱责,是否更应将精力放在如何杜绝或减少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在1990年和2010年间,苏门答腊岛的热带雨林面积消失了36%,而种植业的迅速发展成为雨林面积消失的主要导因。印尼目前有大约100万公顷的林地用来发展棕榈油种植,此外,印尼政府将再另外圈出180万公顷的森林去进一步满足该产业的快速扩张。 这相当于将近两个北京市面积那么大的森林将消失。焚烧林地这一种破坏性的耕作方式因为其操作简单、成本低廉的原因被普遍使用。但是,由于绝大部分的焚烧作业都发生在储碳能力很强的泥炭地雨林(属于湿地类型)。 焚烧过程会释放大量的温室气体,印尼也因此被免冠为全球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另外,长期使用焚烧耕作的方式会让泥炭地雨林更加易燃、火势更加的难以控制。例如,一旦一片棕榈油种植园内起火,火势便可迅速蔓延到周边的天然林区域,殃及无辜。可见,棕榈油种植一直以环境作为代价迅速扩张。

印尼是全球棕榈油第一生产和出口大国, 而中国和中国消费者们则是印尼棕榈油产业的第三大客户。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2年中国共进口棕榈油和棕榈仁油683万吨,其中有47%来自于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贸易商丰益国际集团Wilmar, 其位于中国的加工厂在2012年共进口了棕榈油和棕榈仁油80万吨,其中有55%来自于印尼。为的就是在满足全球包括中国庞大的对快速消费品的需求。

棕榈油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它存在于我们每天生活中吃的各种食品(烹饪植物调和油、巧克力、饼干、薯片和方便面),以及各种生活用品(肥皂、面霜、彩妆、洗发水和牙膏); 包括多种宠物食品里都使用了棕榈油。而在大型超市的货架上,每10个产品里有一个产品里含有棕榈油。

由于需求的持续增长,棕榈油的市场规模持续扩张,在种植过程中产生的环境问题也越趋严重。此次空气污染危机只是冰山一角,只要全球消费者对于棕榈油的需求不减,非法焚烧会再起、雾霾将再次发生、雨林也会持续消失、濒危动物最终也将难以逃避走向灭绝的道路。就如同非法木材和野生动物贸易一样,只要需求和贪婪不减,杀戮和犯罪就不会停止。

这种不可持续的需求和供给链条是一个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的终点是气候变化的恶化,自然灾害的频发和气候难民的苦难。 印尼的雨林和仅存的不到400只苏门答腊虎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我们的消费方式和力量的影响。 作为消费者我们有权利也有责任向相关企业提出要求,让企业为我们提供“零毁林产品” (通过零毁林获取的产品),我们的消费力量不应单单只发挥在要求公司提供安全卫生的产品和高质量的售后服务,更应让这种力量在推动负责任的“零毁林产品”上发亮。

关键词:
来源:腾讯评论 编辑:城经小编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精彩图片
>> 热门搜索
 新闻评论
 特别推荐
 民生报道
 视频天下
 热门培训
 热门新闻